南城之路 Chapter one. 学舌 PARROT 【3】

3

一瞬间像是被直接按进深海里一样的窒息感包裹全身,他看着吴亦凡觉得周遭空气发稠,那把枪抵在自己脑门上很用力,磕着有点疼。他双手牢牢的交握着吴亦凡的胳膊,手指冰凉。两个人都大喘着气,吴亦凡居高临下的看着张艺兴,他从张艺兴开始动手就起杀心了,他没想到张艺兴会比想象中有能耐的多,他对自己的架势也一样下了重手没闹着玩。僵持了生命里最长的一分多钟,张艺兴有点像濒死前认命了似的,松开了握住吴亦凡胳膊的双手,吴亦凡盯着张艺兴的眼睛愣了愣松开了手,收了枪回去。

张艺兴看他的眼睛很干净,眼神里没什么慌乱的神色,但是明明他抓着自己的手都凉了。反而不知怎么的吴亦凡倒乱了似的一下松开了自己的手,收了枪抓起张艺兴走。


回到车上开出一段路,吴亦凡看了眼张艺兴脸上被折腾出了轻伤,自己侧肋本来就有伤,挨了张艺兴几下现在疼的慌。副驾驶上的人抓着自己裤子膝盖,那条是吴亦凡的卡其色九分裤,穿在他身上大了,卷起来露出一截旧旧的奶白色匡威鞋帮。开车回到市区他停车靠边去买了点药膏和创口贴回来,晚高峰的主路段又是大塞车,张艺兴自己悉悉索索的打开袋子笨手笨脚的对着后视镜给脸上的伤口消毒然后贴创口贴。吴亦凡开了窗点了根烟,早秋的风吹进来乱了车内的冷空气,他心情升温了一点弹掉小半截烟灰。

“黄子韬没什么戒备心,只要跟他稍微混熟一点他就什么事儿都往外冒,我知道你没故意套他话。”

吴亦凡这话开始的没头没脑,张艺兴瞥了他一眼靠在车上安静的继续听他说。

“我比他大十二岁,他出生的时候我到这儿已经第六年了。他从小被家里与堂口里的一切隔开长大,所以他一直都很单纯,一直很傻的以为自己就是个商人家庭长大的富二代,我是他爸妈挚友离世之后被带过来抚养的哥哥。他小时候对朋友同学也都很大方,二爷给他买了一大盒巧克力,他觉得好吃第二天就会拿去学校分给别人,要是只有两分他就一定要塞给我,可是他不知道我根本不吃甜的。他就是这样,自己喜欢的就给别人一车,也不管别人是不是真的喜欢,总被自己感动就高兴到不行。他这样长大,十几岁突然被家里告知实情,其实要是这事儿放在别人身上,打谁都会接受不了,可是他知道了没多久就反应过来,还拉着我问东问西。”


“所以一直我们都以为他真的接受了,但是根本就没人想过,他突然被要求跟之前那群朋友断来往,对新环境也要保持冷漠不深交,连自己身边每个被亲近的人都要调查的时候他的心情怎么样。你被他绑回来你答应了跟我的交易之后,我跟他说要跟你装作是朋友,我料到他会这样没头没脑就告诉你这么多,我也明白你呆在这儿并不好受但是……”

路上还是一路被车铺满,耳边有车喇叭隔着玻璃钝钝的传过来,张艺兴抓着手里的袋子回看停下的吴亦凡。

“我希望你明白我担心的原因。”

吴亦凡说完就回过头继续开车,队伍排到尽头,他左打方向盘转弯,张艺兴看着他突然觉得心里陷下去了一小块儿,揉揉鼻子什么都没说也没回答他。

最后僵着的气氛还是吴亦凡先开了口,他从后视镜看了眼张艺兴说:“你练过?”

张艺兴舔舔嘴角的血痂说:“恩,跆拳道。”

吴亦凡随口咕哝了句没想到。张艺兴忽然觉得有点好笑说,你没想到的事儿多了,我还会刺青。

他点点吴亦凡花臂中间的一只蝎子笑。

吴亦凡看他一眼说,那你为什么自己不纹。

张艺兴满不在乎的靠着椅背说我怕疼啊。

吴亦凡越发觉得张艺兴挺特别的,刚想接话手机就在口袋里震动起来,抓出来看了眼来点未知就摁下通话键贴耳朵上,答了句对我是皱起眉头,方向盘打满掉头。


在局子里见到黄子韬,这小子脸上青了一块,嘴角破了一个小口子,抬头看到吴亦凡张艺兴进来嘶了嘶嘴角低头不吭声。

刚太子爷憋着一肚子气开车出去,切诺基是大型车还马路上横冲直撞的,一屁股尾气冲谁都喷特么的一脸,一个红灯猛的刹住车就被追尾了。后头那辆车主是一夹着小包儿梳个油头看起来就特精巴的中年男子,甩了车门就下来去驾驶座拍黄子韬车窗。太子爷这儿正在气头上,追尾了也不想管就想开车走人,结果眼前红灯一直亮着那车窗还被外面的油头拍的越来越响,太子爷一恼就狠狠推开车门下车。

那油头被车门一推就被推倒跌坐在柏油马路上摔了一个踉跄,掸着裤子气红了眼睛起来指着黄子韬说,开车长不长眼睛的啊有你这么急刹车的伐。黄子韬心里堵着一股气按捺着脾气看着他说,你自己撞上来你特么的还说我你有病啊!油头气不过去,自己这辆小宝马没开多久才上路呢,整天开完还要擦一层灰掉才肯回家的,还贷还有两月没还完呢今天就出了这种岔子。更不想报案,虽然说黄子韬急刹车了但是毕竟自己撞上去了,理赔这事儿还不定自己能占多少便宜呢,看着黄子韬开切诺基还一声人民币味儿的样,装作大方的样子说,要不然我们私了吧,你看我这新车被你弄成这样你赔我一千不过分吧。

太子爷懒得跟那油头废话,自己也还在火头上呢这一盆油浇下来的,缺人练手这儿正好有自己撞上来的,直接一拳招呼过去,眼睛都不眨一下。眼前信号灯已经变绿色的那枚,后头几个车主等着呢探出来看,着急赶路的嘴巴里还骂骂咧咧的,一看到黄子韬一脸杀气的样子也不敢上去阻拦了,自认倒霉背时回车里就打电话报了警,转弯车道被堵上都分流去了边上的直行到,没几分钟就骂声车喇叭声响成一片。

那油头虽然没黄子韬拳脚功夫厉害,被打自己小宝马还破相了,不甘心的也挥了几圈上去。看到这货还手黄子韬更火,抓住衣领就狠狠的一推,直接改用脚上去踹了。一直到交警赶到才把他俩拉开,全部塞进警车送到医院一边处理一边做笔录。黄子韬心里知道自己做错,但是看到那油头被自己狠教训了顿出了气就爽,很配合的跟着警员做笔录,身上都是小伤给护士贴了几个小药膏就没事儿了。

回到警局之后坐了没多久就看到那两进来,吴亦凡面瘫着一张脸让他还是习惯性的低头。那油头估计琢磨了黄子韬不是一怎么好惹的家伙,听着警员开出的赔偿条款也就认了。吴亦凡跟着警员去交了保金和赔偿费,回来看到张艺兴正跟黄子韬聊天呢,估计那小子在跟他形容刚刚的事儿,张艺兴那小子比黄子韬还激动,一句话两字半一个卧槽的。


看见吴亦凡出来了两人就站起来跟着出去,走到门口进来一个SIR,看到吴亦凡表情变了变立马退回去拦住他,打量了两眼有点难以置信的看着说:“阿恒?”

吴亦凡表情一点都没变,抬头扫了眼挡住自己的人侧了点身说,SIR你认错人了。黄子韬和张艺兴也都看着吴亦凡的样子侧了身子出去,那位SIR听着吴亦凡这么说,还是没死心的对着他的背影喊了句李嘉恒,也没看到他顿一顿还是转头,直直的顾着自己开车走了。

黄子韬看着张艺兴脸上也挂彩了,吴亦凡了也没好到哪里去,嘴角也跟自己似的破了个口子,小声问张艺兴说你跟凡哥打架了吗。张艺兴不可置否的耸肩没说话,吴亦凡在后视镜看到他鬼头鬼脑的样子清了清嗓子叫了声黄子韬。

太子爷顿时一愣,吴亦凡看着后视镜继续说,你车呢。

黄子韬看吴亦凡口气轻松又愿意跟自己说话了,挠挠鼻子说,被片儿警拖走了,还说给我找维修的吊着半个月,驾照也给我扣了半个月,叫我到时候去取就成。

吴亦凡转回去管自己看前边的路况了,带着他们到了一家茶餐厅坐下来吃饭,吴亦凡出去接个电话顺便抽烟,黄子韬玩着餐牌无所事事。

张艺兴心里梗着刚刚那个SIR叫吴亦凡李嘉恒的事情,吴亦凡虽然没什么反应但是那警察看起来也不像是真弄错人,咬着鸳鸯的吸管低头戳戳餐蛋面,顿时没了什么胃口。点了的三明治也都让给黄子韬解决,他支着下巴看着站在马路边一边打电话一边叼烟的吴亦凡出神。早上出门的时候还是再简单不过,甚至跟他本人格调有点格格不入的白汗衫和裤衩,下午出来就是一身衬衣仔裤连头发了做了样子才去酒店。而且这样的事儿还不是第一次,莫非现在的弟兄都有这爱好了。

吴亦凡打了很久的电话都没有进来,路灯下他栗色毛躁的头发被染得发黄,白衬衫上镀上了层柔软的光晕。


黄子韬坐在边上吃的差不多,顺着张艺兴的眼神往外看了眼,回头喝红柠茶,把那小半杯饮料喝的咕噜噜的说。

“你知道为什么帮会里大家都叫凡哥条子吗。”

张艺兴回头迷茫的看着黄子韬。

“因为他以前真是个条子。”



评论
热度(2)

© JEREMY-1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