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城之路 Chapter one. 学舌 PARROT 【2】

2

张艺兴觉得等到被放出去之后要写本儿,原来电影和小说里关于绑匪的事儿都是胡掐出来的。

吴亦凡并没有把他关在那间旧仓库里,把他带到了一宅再普通不过略有些落成年份的居民区里。而且这房子看起来是常有人在用,没有落灰也不杂乱,甚至还有几个杯子安静放在四方餐座上。张艺兴进门看着吴亦凡扯扯衣领子说,这位大哥,我两天半没洗澡了你能让我先解决一下吗。吴亦凡有点面色阴沉的回头看张艺兴,从来没人敢在自己面前用这种口气语调说话,吊儿郎当有点不耐烦的语气,还是个人质。

居然就他妈的是个人质。

张艺兴看着吴亦凡不爽的脸色说,不是,你不是让我配合点演你朋友吗?我不是戏剧学院出生,但这一身不爽的我也演不起来啊。再说了,您哪位朋友跟我一样一身儿……他没笑,就是嘴巴一抿酒窝就带出来了,吴亦凡看眼里就跟笑似的,介于身份还有这么点儿嘲讽的意味。吴亦凡更他妈的不爽了,找了两套衣服丢给他指指卫生间就不说话了。

吴亦凡记得小时候刚被二爷接到这儿的时候,二爷带他去了灵隐寺上香,问他有什么愿望念想什么的没有。吴亦凡那时候才六岁,心里就一个念想,老豆早点翻嚟,妈咪喺天安息。那时候他第一次在二爷嘴里听到,我们做人,就是要出门见得了人,拜得了神。吴亦凡觉得大概是自己今年年初出任务忘了跟着堂子去拜,出任务还见红导致今年过了大半都非常的不顺利。当然这么觉得不是他一个人,站在卫生间里洗澡的张艺兴觉得他今年应该是倒霉大发了,这种离奇的破事儿都能给自己碰上。

吴亦凡每次出去办事儿去堂口都带着张艺兴,那时堂口子里已经有风言风语传出来说太子爷失手绑错了人。第二天吴亦凡就带着张艺兴去那儿溜达了一圈,台词都是在路上随便互造出来的,黄子韬还很浮夸的跑跟前嘻嘻哈哈了会儿,弄得吴亦凡直接臭脸结局。两个人,一起吃饭去一样的地方回同一个地方,除了吴亦凡不在有人看守,除了回到那房子里被锁起来之后,简直不像是绑架人和人质之间的关系。

房间有窗户,十二楼,窗户是直接按在墙上根本打不开的。老房子隔音效果并不好,吴亦凡有时候在外边走来走去,脚踩在木地板上的声音张艺兴在里面都听得一清二楚,有时候半夜饮水机发出的的咕噜声,关门声甚至有时候还有开的很低电视的声音。抱着半个枕头侧躺在床上整夜失眠听着动静,心静的跟一镜死水一样。


黄子韬吃完香蕉船抓纸巾擦擦嘴,抬头看着眼前一杯拿铁没动的张艺兴伸手在他眼前摆摆说,想什么呢。

张艺兴看了他一眼皱皱鼻子低头喝东西没说话。

为了张艺兴吴亦凡没少骂过黄子韬。

太子爷从小被保护太好所以很单纯,即便是知道了家里真实的身份也没长什么心眼,对人都有点自来熟。对张艺兴也是,一开始他只是听了吴亦凡说的要装作是他的朋友,一个星期之后就混熟到,张艺兴连黄子韬他爸姓什么名什么都知道,他还是被黄子韬一不小心误绑回来的。张艺兴根本没有刻意问黄子韬套话的意思,黄子韬这人嘴巴漏豆子,平时听了家里的话对同学也都嘴巴紧的要死装面瘫话少,难得抓住一个就一开头就什么都往外交代。

这次也一样,吴亦凡谈完生意跟合作商签了合同送到电梯口,就乘了另一部下到餐厅,一走进去就看到黄子韬跟张艺兴叽叽咕咕的说话,一边说还手舞足蹈的比划,笑的牙花子都撸出来要跟张艺兴打照面。吴亦凡面色难看的给埋了单,黄子韬有点余味未尽的小声跟张艺兴说自己那点小伎俩,终于在张艺兴忍不住笑喷之后一人被吴亦凡狠狠的瞪了一眼。下到停车场之后张艺兴先被吴亦凡反锁在车里,他在外面抱着胳膊削黄子韬。太子爷很委屈,不就是聊天而已吗你自己让我跟张艺兴混好关系。

吴亦凡简直要被这个白痴气到背过气,瞪着黄子韬说我什么时候让你跟他混好关系,我让你跟他保持距离看到的时候装作认识就可以,你特么没脑子吗,说白了你们俩根本不认识,到时候我放他走了你跟他说了这么多他随便找个破局子进去就能把我们捣了你知道吗。最近他妈的风头这么紧,已经捅了这么大一篓子了你丫能长点心吗黄子韬。你特么要是自己想死就自己去吃枪子,没必要带着你爸一辈子的心血和这一堂子的兄弟。

黄子韬看着吴亦凡被他骂的顿住,咽了咽喉咙什么都没说就抓出车钥匙上车走了,车开的很冲,横冲直撞的差点滑差一大块后边的漆。吴亦凡冷冷看着他走了,知道自己今天话说重了也不想去给后续补上铺垫。老爷子最近在洗白,黑白两道加起来这么大的家业再加上黑上一群兄弟都不是什么善茬,老爷子脱身想走自然有亲信,但是失去了黄屿这么个靠山几乎让很多兄弟都会没有办法找到后路。要是哪天老爷子走了,留下这么个单纯没心眼的小孩儿,别说保家业,估计就连他自己的命都照顾不好。

本来就是过一天算一天的行当,仇家多,拜天拜地拜神明的人手上沾了这么多血,哪会求得到什么一生平安的好结果。


张艺兴在车里听到细碎言语钻进来,平时他没少撞见吴亦凡削黄子韬,基本上太子爷都会吵吵闹闹的反驳回去,今天根本没听到黄子韬声儿就看见那辆招摇的切诺基开走了。吴亦凡在外面抽了两根烟才上来,浑身带着股烟味儿和车场的热气,简版西装外套丢在后座一脸阴郁,外面已经是已经天黑的了的光景,张艺兴看他样子也不知道怎么的就心里堵着一口不爽。介于两个人关系他也没什么想法吴亦凡他们会相信他,只不过被误会是活到现在最受不了的事情。

虽然张艺兴之前在表面上什么都没表现出来,每天一脸冷淡的跟着吴亦凡进进出出,但是心里早就有点快崩溃。大半个月不正常的生活搁谁身上都得精神敏感,张艺兴知道他在堂子应该已经传到黄子韬他爸耳朵里了,这是真正的黑道不是游乐,到时候黄屿回来没看见人,即便是再亲信的吴亦凡说他已经走了也会起疑心。张艺兴稳了稳心里的筹码不过只是他这条命,黑道这会儿格外怕节外生枝,何况这次没了就是一个活生生的人。

到了一间宅院,托太子爷的福张艺兴知道这里是堂口几个当年帮着黄屿打江山的人物住的地方。里边没什么人,吴亦凡好久没过来了就找几个长辈交代几句就走,张艺兴下了车抓着烟靠在偏院的小屋子门边上抽,越想越不爽的捏着烟头皱眉蹲下,在地上狠狠的捻灭。吴亦凡没多久就出来了,走到他跟前冷冷说了句,走吧。

张艺兴蹲在地上呆了会儿才慢吞吞的站起来看着吴亦凡,还是那样没所畏惧的直视他的眼睛说,这么快就出来了,是怕我爬出铁门直接逃走吗,这会儿都没人看着的。

吴亦凡眉头一皱,不知道这人怎么回事儿突然蹦出这么一句,心情本来就乱成一团糟的了抓着张艺兴胳膊就往外边走。张艺兴没由着他拽走,直钉钉的用了力气站在原地把他拽回来一点说,吴亦凡,既然你一直都很不放心我觉得我老要跑,觉得我一直都刻意套黄子韬话,对我信任值为零的话你为什么每天都把我像个钥匙扣一样带在身边呢,你特么把我关灰之前那个小破仓库不就行了吗!


张艺兴这句话直接堵到了吴亦凡火药味十足的枪口上去了,再加上他语气也好不到哪里去,直直的就冲着吴亦凡去的。那男人跨了两步走回来就把张艺兴身后的门一把打开了,张艺兴还没反应过来小腹上就结结实实的挨了他一脚,踉跄的被踹进屋子里侧腰磕碰在桌子边上疼的他都要冒汗,抓着桌角才没倒下去,左大腿又是被踢中一脚后座力直接碰开了桌子。张艺兴自己也不是什么疲软没用的善茬,疼痛刺激的他手掌在地上一撑就起来用胳膊肘抵住吴亦凡的肩膀就抬高膝盖一下狠狠的顶到他腹隔。

吴亦凡吃痛背一弓就贴到身后的墙,张艺兴趁机又狠狠的出拳在刚刚的地方狠击了两下,但是毕竟跆拳道他的优势还是在脚上,现在距离太近施展不开。吴亦凡脸色一沉直接抓着他抵着自己肩膀的手腕子一折大力摁在桌子上。这一下砸的非常重,张艺兴总觉得自己下巴都快碎了,咬到一点舌尖浓烈的血腥味在嘴巴里散开来,没忍住哼哼一声,两只手腕子都被扭到背上握住,只要吴亦凡手再大力一点就会直接骨折。张艺兴皱起眉头抬起脚也不管方向就往后踹,居然真的被他踹到身后站着那人的膝盖,手上势头一松他就大力挣开扭身翻过来。

他早就准备好的翻过来之后再在吴亦凡膝盖上补一脚,没想到却一脚踏空,脖子被他掐住摁在桌子上。他从仔裤后袋里掏出一把黑枪,子弹上膛的声音在现在听得特别清脆,张艺兴瞪大眼睛,那枪口已经冰冷的抵在了他的额头上。


评论
热度(1)

© JEREMY-1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