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城之路 Chapter one. 学舌 PARROT 【1】

1

张艺兴蹲在白墙上腻了半青苔的小墙角里,悉悉索索的在皱巴巴的烟盒里抓了根烟出来叼着,右口袋里摸出掉漆的打火机晃了晃才点起火,眯眼吐出一个大烟圈松松把烟夹在手里,习惯性的腾出空闲右手一下下敲击自己的踝关。被莫名其妙抓到这群人手里已经大半个月,随身物品被全部拿走,手上的打火机还是达成交易后才拿回来的。他蹲在这里看得到侧面堂口一群混子围着张老楠木桌玩骰,每个人嘴里都骂着下流粗口,有些叼着烟的早就牙齿发黄,拿着牌面的手指被熏得黄黑,几乎都是短的要看出头皮的寸头,输了往地上啜一口,赢了的被起哄丢牌拱请客。

张艺兴睨了眼皱起眉管自己回头,脑袋抵在墙上望被黑瓦切割出来的四方天空,手上的烟快烧到尽头,身边突然出现的高个儿男人好像掐表一样准时,他身上有股刚刚从冷气房里走出来的凉意,看着张艺兴被高温天浸出汗的tee贴在肩膀上透出肩线,不耐烦的看了他一眼示意快走。

在地上摁灭了烟头拍拍屁股站起来懒散跟在他身后出去,张艺兴回看那高个儿的眼神也绝非善意。路过人多的堂口看前走前的男人都哈腰打招呼,高低语气各种腔调的喊一声条子哥,看见跟着他身后的张艺兴就换成了一脸戏谑模样,有些位儿高胆大的直接冲他吹了声口哨,张艺兴也不怕,就这么直直的看回去,眼神都是没温度的冰冷不屑。跟前的男人也不理那些嘈杂,冷着一张脸带着张艺兴上车发动离开堂子。

张艺兴用手背蹭了下脸用指尖带过鼻子闻了下上面的烟味,驾驶座的男人看他急躁不耐的样子说了句,二爷下个星期就回来了。

我舅舅后天就回来了。


张艺兴没有直接看着他,望着后视镜跟他的眼睛对视,眼前一个红灯他把车停下,天上乌云延绵粘腻在一起看起来是要突降暴雨的样子。那男人没接话,却好像事情都在他手里掌控的气氛让张艺兴不爽的背上倒刺都快一根根竖起来,他捏捏拳头说,难道你特么就不怕你办事儿的时候我偷溜走了。说出来却下意识觉得这句是蠢话,堂会里的生意外人绝不能干涉,张艺兴简直是外人里的外人,每每这男人去谈事他就被安排在附近等,或近或远一两人蹲点看着他,严重点的直接与他一桌。但是张艺兴依旧有种被他看不起的感觉,就算是被安插看着他的喽啰最多不超过三个,还一个个看起来都抬不起五斗米。

但人家手里都是有真家伙的,他们一定完全不介意张艺兴逃出去,然后用劣质棉布喷涂药水捂住他的口鼻放到塞车里。

车子在暴雨倾城之前开到地下车库,他带他走进电梯按了两个楼层,快到三楼就用手指推推张艺兴的背示意他可以出去,张艺兴心里情绪诡异,回头看着他叫了声吴亦凡。下意识捏着衣角,吴亦凡也看着他,眯起眼睛冷冷淡淡的看他一眼,电梯门关上了。

三楼咖啡厅的领单已经帮他拉开门,脑子里一百万个想逃走的念想,被跑到眼前的黄子韬抓着往里走了步就顷刻火烧殆尽。这男生嘴角还沾着点香蕉船上的巧克力冰淇林,因为不习惯拉他胳膊,一走到位子就放开手把自己面前的一杯拿铁往他面前推了推,自己继续吃着冰淇林和饼干装饰,猕猴桃拿出来都丢到一边的空盘子里。

舔嘴角巧克力的样儿,哪儿像是一个大半个月把张艺兴拉到现在这种境地的流氓头子,黑道堂口家的太子爷。


在张艺兴被绑架之前,他对于流氓这个特殊职业有过很多的遐想。包括童年时代陈浩南和山鸡哥,因为盲目崇拜没少看见也没少参与小屁孩儿们聚众打架闹事儿,可是由于院儿里的小子们都怕他那个护犊子护心眼里的舅舅,所以每次张艺兴早上出门一身干净衣服回来还是那样儿,问他去干嘛了,小声儿清亮亮的说自己打群架去了,好像多光荣似的。长大一点之后知道了现世存在的流氓跟自己想象中出入太大,一个个长得挫气不说还都只是会在小巷拦学弟的高年级学生,然后张艺兴便主动要求去学跆拳道,因为被这种人打劫太丢人。在长大一点张艺兴就没去想这些有的没的了,没空呗。

张艺兴21岁美院毕业之后回家拿着导师的推荐信在艺术馆当展示设计师,刚进去的时候打杂了两个月,然后就跟着带他的长辈一起接任务,三年下来坐上第二把交椅。说不得在业内有多厉害多有名气背景比刚进行厚了多少,也不至于再被一轮轮勾心斗角拉下马。平时挺闲的喜欢没事儿爆个小粗口接大小不一的私活,但也没多大可能严重到会得罪什么人把自己绑架。手脚被绑的结结实实的醒来浑身痛得跟不是自己的似的,眼罩被抓开的一刹那眼睛也没小说里说的那睁不开,头晕倒是真的,看着眼前看着自己的一群喽啰,估计最中间那货就是老大了。

呵,黑眼圈真够重的,纵欲啊这哥们儿……

张艺兴抬眼看着初次见面的黄子韬心里就这句话,说没半点恐慌是假的,但是他好久没吃东西了,被捂晕了不老实估计还挨了几下拳脚,胃疼的让他没什么恐惧空间。黄子韬跟边上一群小弟脸臭的比张艺兴还难看的走一边不知道聊什么去了,张艺兴翻了个白眼心想妈的电视剧都乱拍,老子醒了不是应该围上来吗,他妈的一个个摆脸还走几个意思啊。


实际上事情是这样的,黄子韬带着小弟们,不,正确点儿来说应该是他老爸那群小弟们绑错人了。

最近有个做渔船生意的富商,私人爱好是收藏西洋名画和古物,还有几个业界玩的一把好手的朋友想来用自己的藏品办个展,事儿是张艺兴老师接的,然后就直接丢给张艺兴去管了。这天张艺兴正带着那富商看完了自己的展品展示构思,那富商空出一辆车,有个本来要来的朋友没接到就让那司机送张艺兴回去了。张艺兴为了展的事儿最近没怎么睡好觉,抱着包儿迷迷糊糊靠着后座呢,就突然猛地一个急刹车被震醒了,还没弄清怎么回事儿自己这侧的车门就被打开,被人反向一圈口鼻捂住一块棉布就拖出了车。

黄子韬是堂口的太子爷,打小他一直很纯真的以为他爸就是个商人,至于做什么生意的他真的不知道。直到他十六岁那年他被父亲带到堂口,他才知道他爸生意做这么大,原来都是用来洗白的,从小跟着父亲进出的郑叔罗叔只有他才这么叫他们,到了堂口人都是万子叔和筒子叔。还有那个他从小就当做励志偶像一样供奉在心里的吴亦凡,现在正叼着根没点着的烟跟几个人坐桌边麻将,丢了个八条还转头对着惊愕的黄子韬笑的一脸痞。

太子爷当天就消化了这事儿,还打算在自己十八岁成年之际,在上大学报道之前这个过长的暑假,干件惊天动地的事儿出来吓吓全堂口的人,特别是那个觉得他有点糯的堂主老爹。他带着几个小时候就熟还特别罩着自己的,看着报纸就把目标任务定了。

太子爷还没惊到别人就先惊死了自己,看到那头罩下的张艺兴就愣了,报纸上登的不是一油头地中海大叔么,怎么他妈的来了个白净卷毛儿的男孩儿卧槽。啃着指甲半天没想到对策的黄子韬接到吴亦凡的电话,简直跟烫手山芋似的一下儿就被他丢出去了,哆哆嗦嗦的捡回来走仓库外面接,听到吴亦凡声音就腿软的蹲下了。

你特么在哪儿呢,二爷今天早上去澳门了也没看到你。

吴亦凡的语气不怎么耐烦,黄子韬听的更虚了,蹲地上抠草根儿磨磨唧唧把事儿一闭眼全给他交代了,那边吴亦凡沉默了会儿说你带着人等着,一个都别让他们走。


黄子韬蹲门口等了没多久吴亦凡就来了,浑身戾气一脸表情难看的要死,走跟前问了句人呢,黄子韬指指里边儿。他推开门走进去,几个人看到吴亦凡都点头哈腰的叫了声条子哥。张艺兴喝了水一直盯着门口,第一眼看到吴亦凡进来看他一脸正气白衬衫深色仔裤的还以为是便衣阿SIR,还没高兴起来那群看着自己的流氓对他那样儿,顿时蔫了,耷拉着眼皮看水泥地。

吴亦凡找了这群人出去聊,黄子韬还是一脸怏的样儿站在外面,遇上条子哥平时的脾气上来早一人一脚踹过去了,可是这会儿张艺兴已经醒了,捅娄子的还是黄子韬。耐着脾气问他们张艺兴的底摸干净没有,几个人一人两三句的把底交了,吴亦凡站边上点了根烟皱眉想事儿。黄子韬磨蹭着蹲他面前去,小声说凡哥你会不会揍我。

吴亦凡顿时觉得好气好笑的,隔着烟雾看着黄子韬说,你特么这么欠收拾呢你这熊孩子。黄子韬眼睛一闭一脸大义凌然,操,今儿个我认了,没他们的事儿都是我一人想的招儿,你要揍就揍我。吴亦凡叼着烟伸手就拍了他脑瓜子一巴掌,低声说,他妈的要是被你爸知道老子不用动手他就得削死你。

黄子韬彻底蔫了,看着吴亦凡说,你没让他知道吧。

吴亦凡咬了咬嘴里的烟头啜了眯眼说,没,老子进去跟他交代点事儿了,之后我出来说什么干什么你都得听,再出点什么岔子我真保不了二爷会不会知道。

黄子韬看着他狠劲儿点头。


张艺兴跟吴亦凡打照面,那人长得很高,背着光双手插着裤带看着他,没一般混混流氓身上不入流的混子气,腰背挺得很直眉眼深深,左手腕上一直到自己看不见的胳膊肘上的袖子后都是纹身,领子开了两粒没扣上,小麦色的皮肤锁骨笔直。就算看不清他的表情张艺兴也被他盯得有点发憷,倒不是怕他,他身上浑然一股让人感觉压迫性的气质让张艺兴有点难受。

皱皱眉头不自觉的往椅背上贴了贴缩着。

吴亦凡抽了张椅子过来坐在他对面,张艺兴?

抿抿嘴咽了口没说话。

你舅舅叫张肃,W杂志社的图片总监,现在在东非大裂谷拍动物大迁徙,你除了他之外,没有什么会愿意让我们用撕票威胁乖乖交钱的人,很可惜的是,他现在身边没有可以从国内联系到他的通讯用具。

张艺兴看着眼前跟自己说话的男人咬咬牙说,那你想怎么样。

吴亦凡皮笑的扯了扯嘴角说,我们做个交易,你配合我们演场戏,半个月之后会有个人回来,你只要表现出你是我朋友不是被我绑回来的人质就行。他回来之前这段时间我们也不会对你怎么样,到了时间自然就放你走,一份钱都不会问你要,以后也绝对不会找你麻烦。要是你在这段时间内想逃走想报警想求救,我随时可以做了你。

他绕到张艺兴背后没有肢体接触,抱着胳膊一直看着他的后颈,张艺兴有点背脊发毛。

可是绑我回来的人又不是你,是刚刚在里面那个黑眼圈很重的小孩儿啊。

吴亦凡被张艺兴一句话顿住,走到他面前脸比刚刚臭了点。

张艺兴抬头看着他,心里暗笑了声,原来刚刚那个熊猫眼是眼前这个死面瘫的软肋。

吴亦凡抱着胳膊弯下身子看着他说,没差,不过你也可以拒绝,但是你应该永远都见不到你舅舅了。


吴亦凡说完这些话就走了,他语气冰冷不带任何余地,吴亦凡说的话跟他交出了自己的底线。黑道居然也会跟人谈条件不一条路走到黑到死,本来就是安分小市民的张艺兴当然不知道最近风头紧的要命。二爷带着万子叔筒子叔走的时候就交代吴亦凡这段儿尽量安分,看着底下的人别出乱子,谁知道是他们家太子爷出头出了事儿。还好张艺兴没什么亲近的人就一个舅,不然直接闹到警察眼皮底下去就不是现在这么点麻烦事儿了。堂口里好像知道太子爷招了几个人带回去了个人,只不过还不知道什么性质的,要是闹到二爷耳朵里知道了这事儿,就算是亲生儿子也逃不了一顿往死里削。十八岁的小孩儿爱闹腾狠劲儿想招注视吴亦凡当然知道,黄子韬刚跟自己说一脸糯的样儿让他心一软,去跟张艺兴谈条件。

什么都基本在他掌握里,出乎意料的是张艺兴很淡然,还聪明。

那天晚上张艺兴吃了一个小弟给自己送过来的便当,吃了几口喝了水就靠着椅子迷迷糊糊的睡着了。浑身筋骨疼的睡了一晚上醒了,望着仓库高高的窗照进来的日光发了会儿呆。踹了桌子弄醒了两个人,哑着嗓子说,把你们老大叫来吧,跟他说我答应了。


评论
热度(4)

© JEREMY-1 | Powered by LOFTER